新聞資訊
劉榮:必須拿出全新供熱模式,才能適合京津冀清潔發展思路

《中國能源報》記者根據中國城鎮供熱協會副理事長劉榮講話內容整理   2018/08/28

 


▲中國城鎮供熱協會副理事長劉榮
 

        成績亮眼,問題也突出

        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提出以來,京津冀清潔供熱嚴格遵循優先發展熱電聯產余熱供暖、積極發展區域清潔能源供暖、適度發展分散清潔供暖的三個定位。
        為保障京津冀清潔供熱,頂層政策紛出,戰略清晰,原則明確;中層執行認真、督查嚴肅、處罰嚴厲;基層嚴陣以待,取得諸多良好成績,但問題也在工作推進過程中逐漸顯現。
        盡管戰略清晰,但在落實過程中,戰術薄弱問題就很突出。例如,針對“因地制宜、宜電則電、宜氣則氣、宜煤則煤”,推行到各個縣各鎮時,相關領導干部拿不出具體或特別優化的戰術。
        其次,資源不平衡、統籌無力度。有位河北的供熱工作者向我倒過苦水:“我們非常羨慕北京,我們的條件沒法跟北京比。煤改氣后,傾全國之力先保北京,但河北禁止燃煤后有多少燃氣資源?去年出現氣荒以后,老百姓采暖受到影響,但問題需要我們關起門來自己解決。”
        事實上,河北不具備北京的行政資源優勢,就河北省自身而言,內部資源也不平衡,有的地方有熱電廠可以集中供熱,有的地方不僅沒有熱電廠,電負荷也不是很夠,部分地區不僅沒有充足熱電聯產的余熱,沒有燃氣,電負荷也不多,供熱用戶又很分散,設備設施落后。但資源不平衡更需要我們把統籌做好,所以統籌無力度,是頂層、中層反映的一個最大問題。
        以熱電聯產余熱為例,這是最好的清潔供熱,但我們還遠沒做到深度挖掘京津冀地區熱電聯產的余熱以及其它工業余熱,這些余熱的挖掘必須要統籌,靠一個市、一個縣、一個鎮的能力去挖掘它周邊熱電聯產的余熱和工業余熱,是無法協調的。統籌無力度主要是頂層和中層的責任。         再者,底數摸不清,管控無抓手。由于基層基礎環節太薄弱,很少有基層的供熱企業能拿出像樣的“家底”——有多少面積?有多少鍋爐?鍋爐煤耗是多少?供熱量每年多少?底數不清晰,上層管控就無從下手。
        此外,基層供熱企業也存在不少問題。例如,管理模式粗放老舊;設備設施沒有升級改造對人工過度依賴;面對供熱發展迅速化、多維化的海量數據,以及用戶對工人質量日益增長的需求和來自安全、環保的多重壓力,沒有大數據信息化的手段,對基層的供熱企業而言是舉步維艱,正是“不通則痛”。

        全新供熱模式有待探索

        提及清潔供熱,大家將更多焦點放在清潔熱源上。但在京津冀發展清潔供熱過程中,必須把大數據信息同步實施,切不可荒廢。
        大數據互聯網已逐漸深入融合到每個單元,行業監管不能再僅靠人,企業智慧供熱運行運用大數據也迫在眉睫。大數據智慧化清潔供熱是優化城市管理、打造智慧城市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我們必須拿出一種新的供熱模式,才能適合京津冀清潔發展的思路。如果清潔供熱僅談熱源,而沒有大數據、信息化、互聯網來支撐是行不通的。不僅要通過綠色能源的使用,高端裝備的升級打造清潔供熱,還必須借助政府、企業、設備、用戶的互聯互通來實現智慧服務,兩者缺一不可。
        跨地域、遠距離長輸送的能源互聯如果能夠實現,大數據信息化將更顯神威。現在遠距離長距離輸送的管網在全國做的非常成熟,但這些遠距離長輸送的管線都在本市做,對京津冀協同發展而言,做到“跨地域”這三個字太難了。
        只有同步實現大數據信息化,才能強有力支撐清潔供熱。因為大數據信息化能夠關注到能源利用是否高效綠色,能源供應是否安全,排放是否環保,能夠檢測運行是否安全,還能檢測到用戶需求是否得到滿足,民生是否有保障。
 


 


快过年了有车做什么赚钱